您好,歡迎光臨贛州虔寧企業服務有限公司!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公告>  
贛州公司注銷不伴隨著納稅義務的消失嗎

贛州公司注銷問:請問老師,企業這幾年偷稅嚴重,老板想注銷公司,是不是公司注銷后**沒有責任了?

答:這樣理解是錯誤的,你們想通過注銷掉公司的方式,來逃避之前偷稅的處罰,是不可能的。即便是公司注銷了,仍然繼續追繳*補交稅款的連帶責任。企業主體的消失并不能豁免原投資者或者*的負稅義務,注銷稅務登記并不伴隨著納稅義務的消失。

《*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條規定:“公司*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br/>
《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五十*條:因稅務機關的責任,致使納稅人、扣繳義務人未繳或者少繳稅款的,稅務機關在三年內可以要求納稅人、扣繳義務人補繳稅款,但是不得加收滯納金。因納稅人、扣繳義務人計算錯誤等失誤,未繳或者少繳稅款的,稅務機關在三年內可以追征稅款、滯納金;有特殊情況的,追征期可以延長到五年。對偷稅、抗稅、騙稅的,稅務機關追征其未繳或者少繳的稅款、滯納金或者所騙取的稅款,不受前款規定期限的限制。

《*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2014年修正)第十九條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以及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在公司解散后,惡意處置公司財產給債權人造成損失,或者未經依法清算,以虛假的清算報告騙取公司登記機關辦理法人注銷登記,債權人主張其對公司債務承擔相應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

**未清償所有債務,仍執意登記注銷公司,勞動者提出執行申請追加*為被執行人獲法院支持。

近日,房山法院經審查裁定追加*蔣某為被執行人,承擔已注銷公司的連帶賠償責任,勞動者*某的合法權益也依法實現。

2019年11月,*某入職*某科技公司,卻一直未與公司簽訂書面勞動合同。

贛州公司注銷*某離職后,依法向*市房山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要求該公司支付*某雙倍工資、加班費等共計4萬余元。

*某認為,在職期間該公司一直未與他簽訂書面的勞動合同,但自己有蓋著公司印章的收入證明、電話錄音及視頻等資料,足以說明雙方存在勞動關系。

*某科技公司委托代理人楊某參加了仲裁活動。庭上,公司認可*某的入職時間,由于公司法定代表人法律知識欠缺,加之疫情影響無法返京,故遲遲未簽訂勞動合同。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八十*條規定,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起超過一個月不滿一年未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合同的,應當向勞動者每月支付*倍工資。

經過仲裁委員會審查,裁決*某科技公司向*某支付在職期間未簽訂勞動合同雙倍工資3萬余元。


2.jpg


裁決書生效后,*某科技公司未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某向房山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在執行過程中,執行法官發現*某科技公司已經登記注銷完畢。*某向法院提出執行異議,申請追加該公司的*蔣某為被執行人。

經法院審查,該公司確于裁決書生效后注銷,*蔣某在公司登記注銷時簽署承諾書,承諾:本企業申請注銷登記前未發生債權債務/已將債權債務清算完結,不存在未結清清算費用……及其他未了結事務,清算工作已**完結。

而*某科技公司*有未清償債務,仍違背誠實信用原則繼續登記注銷。

故法院支持了*某追加*蔣某為被執行人的申請。*某的合法權益也因追加了被執行人而得以實現。

贛州公司注銷根據《*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2020年修正)》第*十一條規定,作為被執行人的公司,未經清算即辦理注銷登記,導致公司無法進行清算,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有限責任公司的*、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為被執行人,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本案中,生效仲裁裁決確定*某科技公司向*某承擔債務責任,而該公司*存在未清償債務,但在辦理注銷登記時故意隱瞞,屬于未經清算即辦理注銷登記,導致公司無法進行清算。

根據工商檔案登記顯示,蔣某為登記*、清算組成員。

*某提起執行異議申請追加被執行人的請求符合上述規定,故法院裁定追加蔣某為被執行人,對*某科技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倡導誠實信用原則,維護勞動者合法權益。

法律義務人應主動履行法定義務,正確清償債務,切勿通過虛假清算報告注銷公司,以“金蟬脫殼”伎倆逃避責任,否則將對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若公司確已資不抵債,應當依法向法院申請破產清算。

? 99年的粉嫩馒头学生